相关文章

工业园区污染:集中处理还是集中排放

来源网址:http://www.szlrhb.cn/

近一个月前,环保部《关于对腾格里沙漠地区环境污染问题挂牌督办的通知》称,内蒙古腾格里工业园区的企业,普遍存在超标排放污染物、危险废物管理处置不规范等问题。通知中列出的违规企业名单达42家。

而不久前环保部公布的“2015年4月份环境案件处理情况”介绍,工业园区存在集中污染现象。

“随着工业化、城镇化的快速推进,工业企业呈现明显的集聚态势,各类工业园区和工业集聚区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与此同时,一些工业园区盲目扩张、粗放发展,环保监管薄弱,造成环境污染严重,环境风险隐患突出。”

一份正在业内流传、由环境保护部制定的《关于加强工业园区环境保护工作的指导意见》(下称“征求意见稿”)透露了上述信息。

按照环保部确定的时间表,征求意见截止时间为6月6日。该意见有望在年内出台。

企业聚集了,污水排放也集中了

河北省钢铁产量占全国的1/4,连年位居全国之首。邯郸又是河北钢铁重镇。2014年,邯郸全市炼铁产能约6500万吨,炼钢产能约6700万吨,能源消费总量约4200万吨标煤,其中煤炭占比84%。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此前在邯郸采访时注意到,在该市建成区及周边,有邯钢等12家钢铁企业,还有邯电、裕泰煤化工等多家用煤大户。

在环保部每月公布的全国10个空气质量较差城市榜单中,邯郸是“常客”。“重化产业集中,污染企业围城”。5月27日,环保部华北环保督查中心向邯郸市政府反馈当地大气和水环境治理综合督查情况时,给出了这样的结论。

华北督查中心调查发现,邯郸有41个工业园区和经济开发区,但多数未建设集中式污水处理设施。企业是聚在一起了,但污水也集中排放了。

调查还发现,邯郸市焦化产能占河北省1/3强,但多数焦化企业设备老化,基本未实现干熄焦,焦化废水基本无深度处理,焦炉烟囱出口二氧化硫浓度普遍超标。

环保部公布的“2015年4月份环境案件处理情况”显示,江西省九江市的彭泽县矶山工业园区,4家企业未经环评批复擅自开工建设;1家企业卫生防护距离达不到要求,有200多户居民尚未搬迁到位;园区污水处理厂至今没有投入运行。

此外,该园区内华孚印染厂、禾益化工厂、之江化工厂3家企业未经水务部门同意,擅自在长江设置排放口。

本报记者此前在内蒙古自治区巴彦淖尔市污水处理厂排污口发现,大量泛黄的废水正在往几十米外的渠道中排放,渠道里的水又黑又臭。该污水处理厂接纳着来自工业园区的工业污水和城市生活污水。

在附近农田里种植西红柿的晨光村村民周飞告诉本报记者,自打2002年污水处理厂投产后,周边的空气就臭得不行。前几年,地下水也因为有臭味就不能喝了。

在宁夏采访时记者也发现,宁夏35个工业园区中仅建成11家污水处理厂,其中半数以上因工艺设计落后等原因面临提标改造。

本报记者航拍宁夏回族自治区宁东能源化工基地临河综合工业园的图片显示,园区内排放着大量废气,空气浑浊。

园区成监管“盲区”?

不完全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全国各地国家级、省级工业园区总数超过1500家,而市级、县级甚至乡镇、村级工业园区更是数不胜数。

基于空间上引导性要求,工业园区建设的主体思路原本是将主城区在规划布局、产业发展、资源配置等方面原有的不合理工业或者比较小的工业引导至城市外围,但在这个过程中存在诸多问题。

“从管理层面上看,工业园区是一个非常有效的方式,是环境管理的进步。”清华大学教授、环境学院副院长王凯军说,比如污水集中处理,可以降低污水处理成本。园区内可以实现循环经济的理念,提高资源能源利用效率。

一是土地盲目扩张、土地利用率差、布局不够集中、土地开发率低、土地贡献率相对不高;

二是发展规模与格局不平衡,城镇之间招商引资竞争格局下,有限的投资主体不可能集中到某个新区,投资的分散很难使新区达到期望规模,造成盲目扩张、空间失衡和新城内部恶性竞争;

三是工业园区内部管理机制存在缺陷,工业园区的规划、建设、运营等方面对环境造成的压力已经成为工业园区发展的“通病”。

调查发现,由于污染源的监督管理覆盖度不够,导致中小企业大量“漏网”,大量工艺落后、污染重、缺乏环境设施的中小企业甚至非法企业尚未纳入监管范围。

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联合会化工园区工作委员会此前一项调查数据也显示,国内真正能够按照一体化理念规划建设的园区,并且具有一定安全、环保管理水平与有效应对措施的化工园区不到100家,不及全国化工园区总数的1/10。

“集中处理的技术和能力都不是万能的,由于责任不清,导致对预处理缺乏有效的监督管理,进而导致污水排放超过污水厂的处理能力,实际上带来的是污染集中排放、环境集中污染。”公众环境研究中心主任马军说。

园区需要“环保管家”

记者从福建省环保厅了解到,今年该省要全面完成省级以上工业园区(开发区)污水集中治理,将对未按期完成年度减排任务的园区实施限批或摘牌。

王凯军认为,由于工业园区发展得很快,可能会出现这样或那样的问题。但是,不应当看到工业园区出现了一些问题就否定这种发展模式。

“各类工业园区和工业集聚区已经成为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引擎。”上述征求意见稿也认为,设立工业园区必须符合城市总体规划、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生态环境保护规划,并应与主体功能区规划和城乡规划等相衔接。

记者从环保部了解到,今后,环保部门将对“环保领跑园区”和“环保领跑企业”优先给予支持,优先支持其融资贷款,优先为其争取各种补贴和税收优惠,评估发布工业园区环境友好指数,作为工业园区投资环境的重要参考内容。

根据环保部提出的时间表,2017年底前,工业园区应按规定建成污水集中处理设施,并安装自动在线监控装置,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提前一年完成。各类园区不得以晾晒池、蒸发塘等替代规范的污水处理设施,对于现有不符合相关环保要求的晾晒池、蒸发塘等应立即清理整顿。企业和园区集中污水处理厂的排污口均应规范化设置,一个污水处理厂只允许设立一个总排口。